长株潭城市群百姓生活商务门户

捡柴娃闲暇时和母亲上山捡柴 复读一年考上吉首大学

2018-08-25 22:31栏目:社会

  捡柴娃终于圆了一本梦

  闲暇时和母亲上山捡柴,复读一年考上吉首大学

刘诗满把山上捡回的“小树枝”,扛在肩上。图/记者杨旭

  潇湘晨报记者 张沁 实习生 戴盈红 长沙报道

  除了客厅里堆放着满满的木材,75平米的家中显得空荡荡的。今年,刘诗满一家告别土砖建成的老旧危房,搬到了这个新住处。“以前的房子在山顶上,特别破,现在这个地方很好了。”刘诗满表示,屋内的木材都是平时他和母亲去山上捡来的,“树被砍后,剩下些小枝,我们就捡回来当柴用。”今年高考,刘诗满以578分被吉首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录取,“我是复读生,去年没考好,今年考上一本,也算是圆梦了。”刘诗满笑着说。

  闲暇时和母亲上山捡柴

  刘诗满是娄底双峰县荷叶镇人,母亲因意外左手残疾后,只能在家做点基本家务。父亲是农民,偶尔为人伐木赚钱补贴家用。

  8月21日上午,记者来到刘诗满家,父亲外出伐木未归,家中只有母子二人,屋内并没有什么家具,里屋摆着两张床,“一张我睡,一张我爸爸睡,妈妈住在外婆家。”刘诗满表示,外婆身体不好,平日里,母亲都在外婆家照顾她。而这个住处,一家人今年刚搬来,“以前家在山顶上,很远,又是危房,政府易地搬迁,我们才搬过来。”

  客厅里,正对着门口的是一张桌子,上面放着几本英语单词书,“大学要考英语四六级,先看一下,总归不是坏事。”桌旁堆满了木材,母亲正慢慢将它们整理整齐,“妈,你别弄了,我来。”知道母亲手不方便,刘诗满抢过了母亲手里的活。

  “这些都是砍过的大树剩下的小树枝。”刘诗满说,因年纪小,父亲一般不会带上他外出伐木,天气晴好时,他便和母亲上山捡点木头回来,当柴烧。记者发现,刘诗满口中的“小树枝”并不小,长约3、4米,直径也有15厘米左右。

  拿上条毛巾,刘诗满便上山了。毛巾不是擦汗用,而是垫在肩膀上用,“不然扛肩上会疼”。刘诗满一边肩上扛一棵树枝,半天下来,捡回不少,“我多跑几趟,让我妈少扛点。”

  除开吃饭睡觉都在教室做题

  刘诗满是复读生,去年高考考上了二本,但最终,刘诗满选择复读。刘诗满坦言,有过心理斗争,“父亲常说腰疼,一直也没去检查,我很担心他的身体。”复读,便意味着,父亲还得再劳累一年。另一方面,学费要一年2万,以家里的条件连第一年的学费都拿不出,“家里条件不好,自己还是选择复读,让父母这样辛苦,也不知道算不算是一种自私。”

  到了复读学校后,刘诗满向校长说明了家庭情况,校长同意免除生活费,但条件是每次月考必须在年级前15名。“其实有一次没达到,不过校长也还是帮我免除了生活费。”之后,每一次月考,刘诗满都在全校前15,有时,还是全校第一。

  “其实当时压力挺大的,不想对不起家人,也不想对不起自己。”在学校时,除了吃饭和睡觉的时间,刘诗满每天都是在教室做题。

  “我那时英语很差,月考经常不及格。”复读时,为了攻克英语,刘诗满下足功夫。不懂语法,刘诗满买好语法书,课前自学主干,词法、语法,做好计划每天学习一章,遇到不懂的及时向老师和同学请教。今年高考,刘诗满英语考了118分,以578分被吉首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录取,“其实英语没考好。”

  即将进入大学生活,刘诗满表示,“学习成绩是第一位,希望多结交朋友,有时间勤工俭学赚点学费。希望早点独立,让父母不再这样操劳,也让他们过上好日子。”

  奶奶去世前塞了100元压岁钱给他

  刘诗满四五岁时,爷爷便教他写字、唱戏。在刘诗满心中,自己如今能写得一手清秀的字,少不了爷爷小时候的教导,“高中时的黑板报都是我出的。”

  刘诗满回忆,小时候,他一有空,便往爷爷奶奶家跑。到了爷爷家,老人家并不只让他休息,背树、烧水、洗衣、下地干活,这些都要刘诗满跟着去完成。“当时嘴上虽没说,其实心里还是有点不理解。”直到有次跟着爷爷在田里打稻谷,爷爷的一番话,才让刘诗满明白其中的良苦用心。“那天在田里打稻谷,太阳很晒,爷爷说,之所以让我做这么多活,一个是培养我自立能力,另一个就是要鼓励我认真读书,以后不要像他们一样干这种体力活。”

  刘诗满读初中时,爷爷因病去世,之后奶奶也常年身体不好。刘诗满中考考了979,达到了双峰一中录取线。“我奶奶听说消息后,就跟我说,我成绩好,她的病都感觉好多了。”最终,因双峰五中答应免除刘诗满高中三年的学费,刘诗满选择去了双峰五中,没去一中。“当时家里根本负担不起我的学费,我肯定得为家里考虑,只不过现在想起有些遗憾。”

  高一寒假,正值过年,奶奶因病住院,刘诗满一直陪在身旁,“当时她情况就很不好了。(但)她说不想浪费钱,一定要回来。”之后,家人便把奶奶接了回来。在奶奶去世前晚,刘诗满一直在床边陪着奶奶。见身边没有其他人后,奶奶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帕子,帕子包着奶奶平日里攒下的一百块钱,“奶奶说,这可能是最后一次给我压岁钱了,要我努力读书。”第二天中午,刘诗满去房里准备喂奶奶吃饭,只见她安详地“睡着”了,“那时,因为得病,即使是寒冬,奶奶也全身流汗,一夜夜睡不着,真的很痛苦。我想她好不容易睡着,想让她睡会儿,不料她已经走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