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株潭城市群百姓生活商务门户

长株潭城际“黑车”何去何从?

2018-04-05 09:40栏目:长株潭
长期以来,一批车辆潜伏在株洲、长沙、湘潭客运市场非法营运,形成了一个庞大的“地下客运网”。他们凭着灵活的经营方式及相对低廉的价格,和主管部门玩着“猫捉老鼠”的游戏,占据着相当大的市场份额。
然而,近年来株洲地下“黑车”市场屡经打击,反复曝光却无法根治,这也折射出长株潭一体化进程中仍存在运力缺失。
 
【市场】伪基站群发短信抢客“,黑车”大量抢占市场
在株洲,去长沙有“黑车”,几乎人尽皆知,很大程度得益于撒网式的“宣传”方式。
“株洲往返长沙专线,拼车40元每位,包车120元,机场包车160元,随叫随到,上门服务……”在株洲市最繁华的中心广场商圈,类似短信会试图强侵每一台进入该区域的手机,偶尔还会造成信号短暂丢失。
这种垃圾短信顽疾已存在多年,成了“黑车”寻求潜在客户的最好方式。记者拨打了移动公司客服电话,客服人员称,这是伪基站在发送信息,干扰信号,但无法为客户进行屏蔽。
湘运总公司株洲客运分公司工会主席李晓明说,除了短信轰炸,“黑车”运营者还在株洲众多中小宾馆、娱乐场所投放了名片。2013年,市交通运输局交通行政执法监督处公布的数据显示,当时株洲从事非法营运的私家车达440台,每天往返株洲和长沙客流达数千人次,“黑车”大量抢占市场。
近几年株洲没有对“黑车”数量进行统计,但规模仍然巨大。李晓明说,目前株洲每天乘坐湘运班车前往长沙的仅600人左右,比2010年的2500人大幅度减少。“我们做过调查,排除私家车增多、城际铁路及高铁开通等影响,每天应还有1500人左右的客流量,但实际上远没有这么多,都被‘黑车’分流了。”
【模式】公司提供客源,司机每月交管理费
3月3日,记者拨通了一个专营株洲到长沙线路的“黑车”运输公司的电话,10分钟后,一台小车在约定地点将记者接上车。
在车上,记者以乘客身份和50岁左右的司机刘师傅聊了起来。
刘师傅称,跑株洲到长沙的“黑车”还是有赚头。3个客,每人40元,一趟就有120元,一般是上午和下午各跑一个来回,四趟下来有480元的进账。成本主要是两项:100多元的油费,几十元的中餐开销和烟钱。
同时,刘师傅每个月还要给公司1500 元的管理费用。交费后公司每天就会安排客源过来,再加上自己的熟客,所以根本不愁客源。然而事实上,很多“黑车”司机连公司老板是什么模样都不知道。
刘师傅表示,他们一般不去长沙火车站,乘客有需求则要加钱,也不到株洲河西,包车则另谈。
从株洲到长沙,刘师傅选择的行车路线是经株易路口到长沙芙蓉南路,一路下来用时不到1个小时。实际上,这条路线已经成了黑车的“专线”,沿途没有收费站,进城区方便,还不堵车。
【利润】有“黑车”公司一年非法获利150万元
去年,我市相关部门就在天元区花园二村查处了一家“黑车”公司。说是公司,其实就是一间很小的出租屋,桌上摆放着拉客用的座机电话、手机、电脑......
虽然面积不大,但类似窝点的利润却大得惊人。2013年,长沙查处了一家“黑车”公司,初步统计一年非法获利高达150万元。
有业内人士透露,因市场需求量大和高利润回报,目前在株洲专做长株线路“黑车”生意的公司有10多家,这些公司将“黑车”散户组织化、公司化,抱团经营。
同时,“黑车”公司还达成了某种意义上的价格联盟。记者发现,目前几乎所有“黑车”公司株洲到长沙线路单边价格均是40元。
对此,市交通运输局交通行政执法监督处副处长袁鸿说,“黑车”经营成本低,未办理营运手续,偷逃多项交通税费,并且收回成本快,收入可观。非法营运者往往低价购入二手车,直接上路经营,驾驶员未经过上岗培训,也没有从业人员资格证,基本没有准入门槛。
【风险】乘客人身财产安全无保障
家住天元区的谭先生将公司搬到长沙后,每周要在株洲长沙之间往返两三趟。尽管自己有车,但每次往返,他都选择坐“黑车”。一段时间下来,他存有多个“黑车”公司的联系方式。
“打个电话过去,司机就会把车开到家门口接我,然后送到长沙的公司楼下。”谭先生说,如果自己开车,来回油费、过路费要超过100元,坐大巴的话还要转乘公交或的士,不管是从经济角度,还是从方便的角度,坐“黑车”都更有优势。
在株洲本土某论坛上,65名网友参与了“如果有需要是否会乘坐株洲到长沙的‘黑车’”调查。其中,45名网友表示“黑车”很方便划算,愿意乘坐。但也有11名网友担心“黑车”安全问题,不愿意乘坐。
事实上,“黑车”安全问题频被媒体曝光。
2010年5月,一名女性乘客从长沙解放路打车到株洲,中途因担心车费过高改乘“黑车”,结果被司机载至一偏僻处后强暴。
2013 年7月,4名在长沙某大学就读的学生乘坐“黑车”到株洲赶火车,在湘潭昭山附近被司机半路甩客。大学生们在烈日下苦等2小时不说,还误了火车。
袁鸿表示,因为“黑车”载客属于非法营运,一旦发生交通意外,乘客人身财产受损,“黑车”公司可能会拒不赔偿,甚至是卷铺盖跑路。
【痛点】现有公共交通服务有“缺憾”
2016年12月,长株潭城际铁路建成通车,加快了长株潭一体化的融合进程。刘师傅说:“当时我以为这行搞不了多久了,但一年多来,发现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。”
数据显示,2016年和2017年,市交通运输局交通行政执法监督处均查处了200多辆非法营运车辆,查处数量为近年来新高。袁鸿说,他们一直在严打“黑车”,每年都开展数次专项行动。
然而事实正如刘师傅所说,株洲的“黑车”并没有消失,他们跟监管部门打起了“游击战”,在眼皮底下继续运营。
一定程度上来说,长株潭城铁缩短了路程的时间,三地之间的联系必将更加紧密。但为何“黑车”市场始终坚挺?
在接受记者采访中,部分市民表示,城铁车次太少,发车频率太低。此外,城铁长沙至株洲全程票价为40元,而高铁为24.5元,大巴在25元左右。相比之下,城铁在价格上并没有什么优势。城铁开通以来叫好不叫座的尴尬局面,也一直遭受着株洲市民的各种议论。
“最重要的一点,在长株潭一体化进程中,公共交通虽在飞跃发展,火车、高铁、大巴、公交加上新开通的城铁,我们的选择更多了,但一直无法解决‘点到点’的问题。”市民谭先生认为,“点到 点 的 服 务 ”是“黑车”的最大优势。
【矛盾】滴滴推出长株潭“城际专线”被叫停
2017年9月,滴滴快车新功能长株潭“城际专线”正式上线运行。滴滴“城际专线”将眼光放在长株潭解决拼车出行的跨城需求,实现城际间“门对门”的交通接驳。与市内拼车一样,“城际专线”仍实行“一口价”。
对于乘客而言,“城际专线”比大巴更快捷,比“黑车”更安全,比城铁、高铁更便利。
当时,业界认为“城际专线”的开通,长株潭地区存在安全隐患的“黑车”或被挤出,有利于出行市场健康有序发展,缩短城际通行距离。
不过,“城际专线”专线开通后不久,因与当前的相关交通运输规定相悖,被主管部门叫停。
【探索】地方政府主导开通“点到点”交通服务
此前,湖南省社科院方向新教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“黑车”是在供需有矛盾、正规车不能满足需求的情况下出现的。政府监管部门除了处罚,可研究采取疏导的办法,让“黑车”归化。既然治不了,堵不住,不如打开门,以好的政策,让运营者走上合法经营的正道,这样“黑车”问题才会得到真正的解决。
2013年,株洲就计划多开辟城际公交线路,合理调度城际间的客运班线。同时,尝试实行包车市场化操作,在长株潭地区组建专门公司,统一颜色,定点经营,建立电召平台,以满足市民城际拼车之需,实现“门到门、随叫随到、随到随开”。
如今5年过去,政府主导经营的电召城际拼车平台仍不见踪影。
目前,湖南一些地方政府也已尝试“点到点”的交通服务方式。比如长沙到益阳的运营专线,还有郴州到下辖乡镇的专线,这些专线都是5至7座的小汽车运营,可把乘客送到家门口。
来源:株洲新闻网